当前位置 : 首页 > 电子烟雾化器

红岩 2016年第4期-龙源期刊网

某晚,丁历尧不想回家。 丁历尧家住一个孤零零的小区,从旅游路上过龙洞隧道,还要再往东开七八里。一不小心,就会开进荒芜的庄稼地。这并非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他回到家也是孤零零一个人。单身独处的时候他会感到很危险,从不吃娘奶他就有自杀恐惧症。...一 黎姆山的赶马人最怵的就是雨季,狂风暴雨说来就来,让人防不胜防。这不,松云寨的任家顺和盘老叭就赶上了这样的好事。两人正带着驮马跋涉在回寨的路上,一场瓢泼大雨便挟着雷鸣电闪劈头盖脑地砸了下来,刚才还清秀可人的山林顿时变成一片狂乱暴戾的恐怖世...我要以怎样的语调来讲述这个故事? 亡者在天上看着,而远在他方的人对此一无所知。 现在,我住在小而恬静的一座城里。黄昏快步走了回来,坐在窗边,可以听到不远火锅一条街热闹欢喜的声音,夹杂摩托车、汽车的声响,这些声音浮在窗帘上,随着秋夜的微风飘忽...唐先生在我们这地方上,算得上是一个名人了。 民国三十八年以前,唐先生在我们这里的太平路,开了一片老大的纸行:恒安和祥。纸行的铺面在太平路,后头的分类货栈,却一直连到了分司巷和图奋巷。城里能和“恒安和祥”相比的,也就是“大祥”、“公兴祥”和“...编讫本期散文,恰逢“中国文存?全国散文家笔会”刚刚闭幕。笔会期间,来自全国30余位优秀散文作家齐聚山城,共同就当前散文写作面临的处境和前景进行了深度研讨。大家各抒胸臆,赤诚以待,纷纷发表高见,场面煞是热烈。这无疑是一场“散文的盛会”。 会上...沈苇,诗人,散文随笔作家。浙江湖州人,大学毕业后进疆,现居乌鲁木齐。新疆文联《西部》文学杂志总编,中国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著有诗集《沈苇诗选》《沈苇的诗》(维汉双语版)《博格达信札》《新疆诗章》《在瞬间逗留》等8部,散文集《新疆词典》《...人们一直在寻找纯粹的方式,给诗歌插上自由的翅膀,使之从逼仄的栖居地出发,飞离生活重力,飞离“地心”束缚,遨游新的审美逻辑空间。为此,他们加持想象力,启动创造性,以精神和魂魄的方式,以先驱和先锋的姿态,去触碰古老诗歌的基本法则,去接近和建立新...一个台风,“灿鸿”台风,正在逼近着东海岸。昨晚在大风中,我给朋友发信息:“台风来了,天空盛大而虚空,乌云翻滚,万物激动如大海……”。想起小时候在台风来临之前,赤脚站在雁荡山上林村自家屋子前的空地上,潮湿微凉的泥地,把奇妙的感觉传达到少年的身...陈嘉映认为,良好的生活关乎人的品性、识见等;尤其重要的是,人的品性高下,只有在佛语所说的婆娑世界,即充满偶然性、悖谬的世界里,才有谈论、区分的必要。如果一个人品性低下,过不上良好的生活,即使他身处万恶的社会环境,同样无权把不幸归咎于社会。在...一个人穿过时间 一个人穿过时间 其间他穿过了一片无名的沙漠 雨落在他肩上 而他正在熟睡 一个人独自唱歌 他在学习对自己说话 学习把幸福拆下来 作为一件可以重复玩的玩具 微风不过是一件轻巧的玩具 狂风,暴雨,星星,灰尘 火车,飞机,大海和公园...当我重新整理过去几年的诗歌,我再一次感觉到,其中有那么一两年写的诗歌特别软弱无力。回想起来,在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几乎觉得自己要丧失写诗歌的能力。我偶尔勉为其难地在电脑或纸上随手写下几行字,又很快地放弃。那些片段或者我不满意的“一首”,似乎...在柏拉图著名的洞穴比喻里,人是迷茫的,正如在黑暗中凭着火光照见自己影子的人出洞瞬间对耀眼光芒的难以承受。人住在仅有一次的生命时间里,人类处在历史的长河里。从个体到群体,在时间/历史的节点上,我们不可避免迷茫。这种迷茫,是从暗到明,从知识的匮...再见,我的小板凳 惜惜学会了说“再见” 跟兔子玩完 说一声“兔兔,再见” 路过游乐场 她曾在那里玩耍 说一声“摩尔,再见” 吃过晚饭,抹抹嘴 她说“小板凳,再见” 临睡前,她也会 跟夜晚说再见 然后返回她的星球 第二天早上回来 远方 我多么...我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虽然每日奔波与劳顿,伴着卑微的呼吸,但我仍然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我无所事事地呆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房间四壁发白,破旧的家具在享受安静之美。我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忍受什么,还要忍受多久?我想说的是,其实人是一种虚空...朱庆和的诗,整体上弥漫着童话色彩,我们读起来可能感觉很简单,但那是一种干净和纯粹。“白日是波浪/夜晚是岩石/我来到岩石内部/点燃一支烟/倾听波浪拍打的声音/一直到天亮”(《白日是波浪,夜晚是岩石》),我很少见到有男性诗人写这么洁净的诗,就像...残雪的名字与先锋文学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成为我们在1980年代的最重要的记忆,虽然那时的我们,还不能完全读懂其中的晦涩。 1990年代以后,“先锋”逐渐消歇,以致在当今纪念“先锋文学三十年”的时候,“何谓先锋”已经成了一个需要重新追问的大问题...我与残雪的相识源于她的一篇几千字的短篇小说,后来几年又陆续编发了她的几篇小说,再后来签下了她所有作品的数字版权,接着,就做了她的五本短篇小说集。直到去年年底,成功推出她的最新长篇小说《黑暗地母的礼物》上部,争取今年将下部出版,并已经签约了她...

栏目列表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