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电子烟资讯

竺可桢日记 1945年 - 国立浙江大学 National Chekiang …

旁晚民卅年教育系毕业生梁统生〔来J,谓于六日将与江苏同乡徐毓生结婚,嘱余证婚。梁在都匀省立中学为教务主任,于十一月廿九始离都匀,谓廿→汤恩、伯上南丹视察都匀、独山,尚安静。但守南丹者为炮兵学校、通讯兵学校、第四分校军校之学员,再加九十七军有二团兵,其中一团为新兵,故均不能应战。又谓黎波有四乡以抽壮丁发生民变。梁纹生借同事雇板车三辆,自都匀至贵阳行十一天。路上无处可膳可宿。路上尽是行人,汽车速度与板车相等。梁等一行须至离公路六七公里处始能买得粮食。晚间往往不解衣而围坐。有时夜间亦走路。老弱疾病倒死道旁,汽车翻车元人往救,其惨如此。梁住和平路 97号,此次应中等教育司曹鱼之召赴渝云云。张梓铭约晚膳,到劲夫、梦秋、叶声钟、潘家向及梓铭等六人。八点散。胡国泰来,余嘱其觅一女佣。元旦《告民众书》要点。去年一年我国处境最险。我们若不能以独立完整的国力来结束战争,那么反侵略联合国的胜利不是完全的胜利。今年努力方向第一是整军建军。抗战八年而人力物力总动员还没有实施,实是国家的耻辱。去年失败,正〔是〕今年胜利的张本,过去弱点,政府与社会统应自责。第二,政治方面-侯军事形势稳定,反攻基础确立,就要开国民大会,颁布宪法。委员长元旦文告,允在战事结束之前即实行宪政。又元旦蒋主席国府训话主张:(一)简化行政手续,(二)注重实际,(三)勤政爱民,(四了博采舆论。《昭告民众书》又谓,今年努力方向,军事第一着重建军与提早实施宪政。晨七点起。上午九点借允敏出拜年。先至尊生家,遇徐芝荣,知其在罗庄附近教陈余生之子女三人。晤周筠白,渠因其〈衡〉〔子〕恒之、女定之均不昕命而去渝,故心极不快。至水恫街晤士楷、波若与清隐夫妇。最后至陈卓如家。十一点至社会服务处,为机械四年级生章学仁证婚,其新人为刘家玲。结婚仪式尚简单,余与劲夫两证婚人致辞后,主婚人易修吟致辞。章,台州人,近在飞机场兼事,故颇宽裕。刘之父为湘辰溪人,母则毕节人。现在贵州大学外文系四年级。十二点半礼毕后即至大众餐厅中膳。有客十一桌,每桌价在五六千元,故所费不货。新娘酒量大,故饮酒不少。一点回。三点借允敏至郭洽周、叶左之及沈思岩寓。至五点回。英多(能能)借一附中高中三年级生徐观莲(女)来,谓将赴渝,知识青年从军。晚胡金麟及欧阳来。又茅以智〔来〕,知其将从军。又中午时自治会代表王赞基、沈达宽来。茅以智离校后将以乐海祥代之。得周奇梅电,知己为定一月十号之邮政车赴渝。能能此次来附中读书不久,共不达一个月之数,前次又遵湄危急曾来遵,此次又未参加考试而从军,其人似无心读书者。电机系助教郝守谦来。知其明日赴渝,将往美国实习。此次考选委员会考取浙大毕业生筑、渝二地有二十名之多,如汤永谦(中)、张胜游(中)、孙聘山(中)、华宏德(中)、解俊民(中)、胡济民(中)、谢义炳(中)、于同隐(优)、王翊亭(优)、杨昌俊(优)、何葆善、李德埙、王余茂、郝守谦(中)、卜慕毕(备取)。此次取最优等徐尔灏等二名,优等廿六名,中等205名〔1月17日作 "250人"〕,备取 57名。晨七点起。八点三刻至校。洽周来。又劲夫来谈。自治会学〔生〕皇甫煌、乐海祥、王赞基来。午后赵元卜来。中午回。二点至校。桂林中正书局经理刘石城之太太带一小孩来此避难。刘尚在贵阳。据其夫人云,中正书局于九月初离桂林,书籍已运至都匀,乃以听谣,尽付一炬。余嘱梦秋暂安置刘之妻卒于子弹库。又谓军官学校第四分校及都匀之炮兵学校均将迁湄潭,余谓湄潭并无如许房子可容一二个学校。四点至丁字口。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今日邵英多与同来之徐观莲欲乘中国银行车赴渝,司机索价每票四千元,比公路车贵。余不允,嘱待明日开渝之四十二兵工厂车,英多大不快。午后卢温甫来寓。知考选委员会考试游美实习气象方面,徐尔提页、黄仕松、谢义炳均已考取,程忆帆则考取农林部农业气象云。二点半至校。崔苹村之女崔祥珑来,与梅系中大实小及求精两度同学云。又湄潭从军学生欧阳忻来,为作函与周剑秋及金岱峰,请搭便车。接戚启勋自迪化来函。知俄人怂恿边疆回人捣乱,伊犁、伊宁二地已于十一月间陷落。又谓在盛世才为主席时,曾将建设厅厅长林继庸严刑殴打云云。又谓新省冬季风暴多来自 Balkash巳尔喀什湖,东行至天山及塔尔巴哈台间,因高压之阻,风暴向南疆及河西一带引退,冷流随之。安西以西及葱岭附近常有低气压,冷面过后,终朝雾霜,冰针常见,视距恶劣。准噶尔盆地冬季为冷气团生成之地,而塔里木沙漠常有低压云云。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荩谋、左之等来谈。又缪彦威来,知其于上月知时局紧张,借母亲、一妹、二女去荼江之经过。谓于七日出发,十六日到基江。其母乘马车至松坎,价三万元,有四人乘坐,每人七千元。至松坎改乘小船,十六到秦,形势好转,乃坐车回。渠个人与妹及女则步行。同行者有四人,学生三十人。陶元珍、萧仲圭亦同行。在途膳食甚廉,九天每人只用七百元,因系自己烧饭,零购米菜,一日吃两餐。但若人数众多到一百人以上,则途中无粮食可供给,且价必昂,行李运输亦成问题。行走九日,结果食欲大增,饭量加倍云。十点半至社会服务〔处〕剃头。遇华新锚矿凌希超、军政部荣誉军人第十四临时教养院院长陈显瑞及工艺股主任李西侯。该院本在湖南梆州,湘局危急后搬出,院生一千五百已来遵义,大部巳往绥阳,但原来所有之生产设备如纺织制革己全部失去云云。十二点半,本校师范学院第一届毕业生梁纹生与南京人徐毓生结婚。在社会服务处,邀余与郭洽周为证婚人。仪式极简单,同时到者有陈卓如夫妇、哪衡叔夫妇、李相勖、王欲为及乔剑秋、朱企霞等。二点散。回寓。沈思岩太太在寓。三点至校。易修吟来。又开除之学生谢力中来。余勘以嗣后作事,务立定脚跟,不稍以私而害公,致遭人攻击,则此次之打击亦为良好之教训也。文华图书馆专科学校毕业生崔慎之来。此人曾为地理研究所图书馆主任一年,但其人似非精明强干者。又有人介绍武汉图书馆主任皮高品,其人能干,但肯来与否不可知。晨六点三刻起。张梓铭回贵阳。知"贵大"决回花溪,学生留遵者于二十号去筑。又谓教部将派任泰来贵州视察。傅梦秋来谈陈秉忠之子陈铁军长(志坚)之租屋问题,即穆家巷老邮局屋过去三年租金只四千五六百元,住学生一百余人,现房租大增,如老邮局每年可租四五十万元至百万元,故陈志坚欲收回,正与之情商。阅美国新闻处所出之小刊物《美国作战三年》,知美国生产之增加实可惊人。民卅一年一月,美国政府预计可产飞机 1942年六万架、 1943年十二万五千架,商船 1942年八百万吨、 1943年二千万吨,坦克 1942年四万五千辆、 1943年七万五千辆。上数多己超出,此为敌人始料所不及。晨六点半起。七点余支德瑜来谈。八点至湘江大戏园作纪念周。本日原请熊佛西讲近来的一些感想,因天雨坐位潮湿作罢。与EF谋谈,决定令战地服务学生于本月十五号出发赴青岩,三月十五日以前回校。接严振飞函,知环境恶劣,嘱弗再去函。严函仍由东台大中集裕华镇发。接陕西建设厅陈庆瑜电。知谢家玉在豫陕途中,翻车折骸骨,人广仁医院,一月可愈。今日发电,嘱病痊即来遵。湄潭从军学生欧阳忻来。知调来十八人,已去基江十一人,明日全体可离去,但每人均化四五千元。余嘱其抵秦江后来一报告。胡英帽来谈小学事,下学期决留李庚序为教务主任。午后六点,约将卸任之警备司令张一能、十四军军长陈铁(志坚)及新任师管区司令吴剑平晚膳。吴系第八军副军长,此间绥阳人,五点即来到,后辞出未与膳。陈志坚系陈秉忠老绅士之子,即穆家庙之房主也,为黄埔第一届毕业,后人陆大,曾在袁太守玉锡所办中学毕业,其地址即今之子弹库也,其人颇直爽天真。张一能约余与之乘校中小车同行,但余以去重庆小车费用甚大,单酒精来回需 100加仑,已十二万元矣,又加章宝兴在重庆须另加开支,故不如乘邮车之节省。不过坐邮车则路上两晚住宿成大问题耳,因邮车到站总在半夜三更,使客人元处安顿,更无处吃饭,为可虑耳。今日本定乘邮政车出发赴渝。事先已托周寄梅购票,但寄梅虽来电而票未寄来,加以张一能司令欲同乘小车赴渝,故拟乘校车往。适以天时不佳,委山关山坡结冰,故今日遂缓行。中午唐山交大李汶请客,到刘震清、邱局长、黄梅村、周剑秋诸〔人〕。菜极丰盛,乃江浙餐厅制。三点回校。四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五点回。决定发附中女生知识青年从军者钱崇澈、邵英多及徐观莲三人之旅费。晚回。希文有同学王宜锤在寓晚膳,知其现任九十七军之团副,曾在南丹、车池一带作战。当时之军长为陈素农,据云曾在怀远、河池、车池一带相持六天之久。余询何以无伤兵,据云前方元人照顾,如病倒或有创伤,则皆不顾,弃之而去云。九十七军溃退后即至独山,现来此整理。军长换陈武,系广东人云。下午至中央银行晤陈树周及衡阳经理潘君,为曲树棠与司机互殴事。晨六点起。邵英多、徐观莲欲乘四十二兵工厂汽车赴渝,但今日不开,故又回寓。希文同学(军校二分校同班毕业)王宜佳昨起亦住寓中。王于前年冬毕业于外语班。昨日得刘次萧函。知研究院派十人赴美进修名单已公布,计气象张宝堃,物理林树棠、朱恩隆,化学柳大纲,地质斯行健、张文佑,动物倪达书,又地质喻德渊,植物单人骋,工程周行健。今年天气奇冷,户外常结冰,为往年遵义所稀有。余两手两足均生冻疮,左手尤烈。各同事均觉办公室有生火之需要。适贵州大学有四年级生农学院八人、工学院十三人在本校借教,每人收办公费 5000元,合十万0五千元,故在此数中抽用四万元,遵、湄二处每办公室均可得木炭 100斤。现在市价湄潭每担约七八百元,遵义一千七八百元,闻贵阳曾高至七八千元云云。办公室有一火盆,手脚即觉温暖不少,如此亦可增进效能也。计遵义十六单位,湄潭十二单位。晚约请贵州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潘家淘、农学院院长张圣介及地理教授许逸超与贵阳师院吴士煌在大众餐厅晚餐,并邀劲夫、荩谋作陪。仅七人吃便膳,费三千六百余元,可谓贵矣。旬日前,同样菜蔬只二千四百元。八点回。十点睡。晨六点半起。能能出发,乘四十二厂汽车赴渝,希文送至车上。石剑生、钱崇澈、徐观莲同行。九点二十分至校。作函若干通。钮志芳来,为浙大学生棉衣棉被等救济,向全国救济委员会请款一百卅三万元。午后三点借王宜锥至柿花园一号,开欢送本届(第二次)浙大战地服务团赴青岩十三军服务。到团员三十余人,余主席,述民廿八年第一次浙大战地服务团之经过。当时团员亦有六十余人,以潘家苏为团长,庄自强副之,总务部戴行钧、张泽道,技术部陶光业,计划委员梁德荫。此外如俞宗理、范文涛、华冠曾、王炜、虎果、钱炜、周瑞华、施履吉、胡玉堂、王慕旦、葛果行、石化田、周恩、济、虞德麟等均在内。此次以支德瑜为团长,下有总务以陆星南主之,秘书以余彦人主之,及技术股。余谓此次联络与经验均胜于前次,结果必能较前次为优。次劲夫、主主谋、洽周均有欢送词。振公讲第一次服务团之经验,讲得有声有色。最后请王宜诠讲南丹九十七军作战经过。谓九十七军之清退,第一由于最高统帅之计划不周,以一师守南丹至黎波三四百里长之战线。二则由于运输不灵,九十七军自重庆徒步至南丹,即独山、南丹一段亦未受火车。三则训练不够,一半为新兵,于战前二三星期在独山招得。并述广西黎波附近之瑶民不合作,民团要缴王所领骑兵营之械;士兵纪律不好;通讯工具缺乏云云。最后由支德瑜致答辞,并授团旗。六点散。晚团员司徒巨勋及胡金麟来。据司徒云,服务团此次京戏募得二十余万元,除消耗,可得十三万元。湄潭亦募十五〔万〕元,连汤总司令捐三十万元,飞机场捐千二万元,学生服务处五万元,合共可得八十万元。以三十万元购物资又得电机、物理二系收音器各一套,以为通讯工具云云。寄左之、梅、二姊、蔚光、九章、良联诸人函 孙宗彭函 1月14日 星期日 遵晨微雨,日中有阳光。午 27.5",7°。晚又雨。   吕宋岛美军已过阿格诺河,自仁牙因湾进攻,已达 22哩,滩头阵地宽 45哩。晨七点起。八点半尊生来,请其拟一电稿,以浙大、贵大、师范学校三校全体教授名义电部请增加生活津贴,以遵、筑两地生活程〔度〕之增高也。九点馀至柿花园一号,到浙大黄尊生、杨耀德、王劲夫、顾谷宜,贵大姚薇元、张承言、王子芳,贵师蒋湘青、吴士煌。即将尊生先生之电交大家传阅后,各校抄一份,征求各教授之同意,电即〔由〕余交总务发出。午后二点开浙大遵义合作社〔会〕于俱乐部。去年四月至十二月份,共九个月,赢余廿一万元,除存公积金外,官息每股 (200元)十五元,优先股红息 200元, , 普通股红息每股 100元。在此九个月中,门市收入为二百八十万元,寄售一百0一万七千元。晨七点起。八点至湘江戏园开会,出席纪念周,到会者仅百余人。请熊佛西讲"最近的一些感想",述近来中国民气的消沉,以此次湘桂溃军及难民情形表露出各种弱点为言,但以为实行宪政可以补救一切。讲毕,借熊至"内地会"内之国际协济会,约熊及会中(国际协济会)贵阳分会执行干事惠全安、《大刚报》采访主任黄邦和至大众餐厅早餐。据惠全安云,国际协济会救济难民工作经费原只二千万,以贵阳难民增多,十二月用三千万元,一月份增至四千五百万,所做工作为施药、给棉衣与救难童。此外则接受所交与之工作,如办理难民收容所,与社会部谷正纲部长互相策应。谷所办则包罗此次有四五万难民均欲向川进发,赖谷力留于黔省。又谓协济会对于难民每人给五百元,遵义部份已发二百六十万元,而县政府则每人发六百元,但难民得此一千一百元,亦不能维持若干时。黄邦和,江西中山大学毕业。据云《大刚报》初为中宣部所办,在河南郑州,由郑至汉口、长沙、衡阳、贵阳,将至重庆谋恢〔复J,现已归私人办,社长茅健吾,主笔系余幼年老友俞颂华云。午后洽周来寓,为学生在壁报上攻击特务工作之徐名冠事,徐系电机系学生。二点至次东门工厂,看新建之化工实验室,并看有地一方,计七分,索价三万二千,乃一金工场之工人所有者,决计购办。三点回旧府中办公室。教部派秘书任泰(东伯)来视察贵州各校,与谈一小时。知原来骝先之意拟张道器、傅启学,张不愿,遂派人调查迁移及生活调整问题。五点田。廿七级农经学生孙槐生,请明日证婚,新人名王秉仪。晨六点半起。今日天气转睛,但仍冷耳。上午十一点至福音堂参加孙槐生与王秉仪之结婚典礼。二人均扬州属人,王江都而孙兴化。孙槐生向在独山中国银行任事,而王则在红十字会为看护。今日到者不多,约三四十人。浙大同学到余剑彬、刘泰、姚文琴,此外为交行同事,如丁绍均等。牧师张东光读赞美诗,并祈祷,行宗教仪式。后再由余读结婚证书,并行礼。今日之礼实可称为中西合璧也。余致辞以太阳为譬,谓一个月来不见阳光,今日骤见光明。太阳光表示热力,为爱情之征象,亦为能力之表显云。十二点半礼成,即在江浙餐厅中膳。据余建彬云,赵元卜在酒精厂以不服从厂中命令而被开除。此即与大学不同之点,以大学中不能任意开除教员与职员,且亦不能有永不叙用之办法也。午后二点半开行政谈话会,决定知识青年从军领旅费到重庆而回头者,本学期不给学分,且扣一学期公费与贷金。四点任泰(东伯)来,借至次东门参观新造工学院实验室。余与谈此间生活日高,中央必须设法增加生活津贴或拨特别补助费。时即由振公与洽周拟稿,经任东伯阅后,以特快电寄出。六点约任东伯、刘石城及九十七军军长陈武晚膳,到洽周、迪生、劲夫、振公、直侯与李相勖,谈至八点半散。陈武,广东海南岛人。今日据会计主任吴静山云,去年经常费原亏负一百万元,后以增班费六百万元中有二百一十〔万〕元可为经常〔费〕之用,而实际自八至十二月因添航空、药物二班,机械、化工、土木、农艺各系而增之米贴贷金不过七十万,尚多-百四十万,故可以弥补,且可以弥补前年所亏六十万元之大部云云。晨七点起。今日起见地面屋面均有重霜,天气大佳。八点半至校。本年经常费浙大已定为每月一〇八万元。乃由去年每月六十万元增百分之四十,再加增班费六百万元中之二百一十万加 40%,故其总数为一百〇八万元。中午李天助来寓,谈及本年医药经彗问题,去年为十五万元,本年加百分之五十为廿二万五千元。今日上午十点至图书馆。查十二月廿七日重庆《中央日报》所载考选委员会考取之留美实〔习〕人员 7计有最优等徐尔灏等2人,优等26人,中等250人。浙大余所知者有十六人录取,而化学系杨昌俊、于同隐、李德埙、王翌亭〔月3日作"王翊亭"〕 均在优,工学院录取者均在中等。午后二点至校。费香曾来,知二十号将去渝。晨六点半起。八点半至校。今天天气不如十六、十七之佳,但仍有阳光。高直侯、傅梦秋来,谈穆家巷旧邮政局屋房主陈秉忠租金过去二年每年三千四百元。陈于去年病过,其子陈军长铁本年二月期满后要租金每年廿一万元,盖以遵义房租为各银行所抬高也。午后二点至校。四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1月19日 星期五 遵晨阴9°,27.50",校中 60°。午后昙,家中 12°,27.50"。 苏军进占罗兹Lodzo倭寇由湘南侵粤北坪石、连县及赣之莲花。中印路保山一密支那一段通车。男子膀脱结构之缺点。肺病。晚支德瑜、于用德来。刘学志来。李金声来。晨六点半起。八点五十分至校。作函数通。一致彬彬,一致梅,一致马小波。中午沈善澄来,系民二三级电机系毕业生,现在陆军通讯兵学校修理工厂为上校。厂长系嘉兴人,据云本校毕业生在该校者连沈共五人,即林震东(民十五工电)、韦之骋(民十四工电)、唐耀文(同上)及沈庆增(民十九工电)。该校办事处设于北大路中央餐[],上峰嘱移重庆。现有员生千余人。沈善澄号裕农,住家于子尹路146号。‘中午得县政府通知,知杨森(子惠)主席将于今日过遵义赴贵阳就主席事云。中午约费香曾中膳。渠将于明日去渝,为休假。教授到劲夫、迪生、钟韩、霞初、易修吟、洽周、振公、直侯、吴静山、杨耀德十一人,系稽核、甘11导及建筑三委员会之委员也。据洽周云,学生自治会近以油印分发通告,主张将在美国私人存款充公作为军费。此事事先并未与训导处知道。宣言用意在于响应国民参政会及《侨声报》促请政府动用在美国冻结之私人存款三万万美金。去年第三次第三届参政会提案通过动用在美私人存款三万万美金,又引《侨声报》谓该款以目前时价折算,共合国币二千一百万万元,以国家银〔行〕放息二分二厘计,每月所得息金足够二百师.兵额每人每月三千二百六十元之收入,若照商业银行计,则三倍于此云云。晨六点五十分起。八点半至校。今日战地服务团一行六十人乘车出发,赴贵阳转青岩十三军服务,其队长为支德瑜。今日洽周交来綦江从军学生戚叔纬和吴和钧的信。据云渠等定于本月十五到三溪人营。有三团,在三个地方。预备教育两周,再按志愿分队人工兵、交通、韬重、通讯、炮兵。师长罗泽开尚未到,副潘华国〔2月2日作"潘国华"〕曾随军事代表团出国。伙食尚好,每日米25两,猪肉1. 35两,豆1.33两,油三钱,盐四钱,青菜一斤(价曰:肉九十八元一斤,鸡130元,牛肉80元)。将来编人远征军 202师 604团。今日呈部以本校学生人数、籍贯。计全校1658人,计男1432,女226。计浙江416,江苏294,湘201,皖130,粤101,黔74,鄂 82,赣79,四川63,闽47,豫26,燕24,桂42,鲁22,辽6,吉林3,黑龙江2,山西7,西康、陕西各一,云南、热河、青海、察哈尔 0,甘肃3,南京17,上海11,北平10,天津4,青岛2。晚六点交通银行丁绍均(伋生)约王儒堂晚膳,邀余作陪,到高文伯、美丰银行陈经理、朱文汀等。王儒堂在都匀、独山、贵阳救济难民。共用现款一千万元,物只值四千万元,每人可得至多2000元,文化人可得5000元。渠委托国际协济〔会〕办理其事,并托 Hayword主办,收留难童一千名,每名请一人为义父,捐助每月三千元。儒堂今年六十三,精神尚佳,亦能饮酒,但喜谈刘伯温烧饼歌、推背图,津津有昧,盖对于学问早已抛荒矣。八点半偕王儒堂、丁伋生至专员公署,晤新任贵州省长杨子惠(森)及财厅杨公达、建厅谢耿民与秘书长李定宇(寰)。杨为军人,年五十五,面微麻,精神尚佳,不善词令。杨〔公达〕为旧相识。李,万县人。谢,上虞人。三人均在壮年,可称少壮派矣。谢向在行政院办事,系中山大学毕业生也。九点回寓。在交行遇桂林交行副经理杨善颂。经理李钟楚病,未到,又罗爱材。晨七点起。左脚第二趾冻疮破,不良于行。九点至校。第十四中学留遵办事处章祖愈来,为借十万元款事。据云十四中学有二百人已到重庆,拟在复旦中学复课,有一百学生在遵义,尚有一百余在马鞍山,校长杨希震将出国考察。此次十四中得应变费五百万元,故得移动迅速,然浙大与贵大亦各仅得八九百万,其相差亦仅矣。1月24日 星期三 遵晨微雨90,27.25°。 苏联冬季攻势以西里西亚为主要目标。倭寇在粤取乐昌、清远,已将打通粤汉全路,正逼近英德,在赣取永兴、安福。 Human Body。今日李天助医生为宁宁验身体。据云甲状腺内分泌缺乏之嫌疑,给予甲状腺膏丸 Thyroxin先服三日,试早晚温度及脉搏,六星期可有功效云。中膳后,自渝回校从军学生胡旭东(四土)、徐鸿昌(四机)、章阜康(四电)来谈。晨六点半起。九点至校。别允敏、松、宁、希文诸人。抵校后阅文书数通,随即借军校第四分校刘石城乘 1935号车至湄潭。在校门口遇左之,告以晓峰来函,哈佛大学 Gibson需一助理,随同考察→年。左之允开系务会议决定之。九点四十分由校出发。今日虽阴,时略有微雨,而马路尚干。 1935车虽老费油,但路上尚平稳,曾在半途落一螺丝,停廿分钟。又至三渡关。因校车汽缸破故小车带一汽缸来,交与押车人。抵湄潭文庙,下午一点一刻。借刘石城至校工阿坤所开之"聚乐"中膳。湄潭一个月未来,大非昔比。满街多是军服,物价大贵。鸡蛋已由三元涨至十五元,猪肉百元一斤,米一千元一市担,鸡一百五十元一斤,豆腐廿元一块,蜂蜜三百元一斤。在此机关,除资源委员会运输处外,有军四分校、十七伤兵医院、军需学校等等。晤刚复。遇电报局长余志明(池口)、范专员学支增(稼研),知上月五日贵阳张治中召集各界欢迎汤恩伯时,参议会平刚与张治中冲突情形。晤硕民,其夫人正在检理行囊,知其将回联大,亦以受环境之压迫也。晤张启元、王季梁等。晨六点半起。昨晚因吃徐永庆所煮烂饭及四个荷包蛋,胃中大不适矣。晚不寐。晨吴文晖、蔡邦华、王淦昌、步青、季梁来。又贝时璋借酒精厂张庄任来,为卡车运物在三渡关抛锚事。中午刚复谈硕民将去联大。余谓余早函告步青,但系中未有诚意相留,故余亦未便留也,目前则嫌时间太晚矣。中午在平津吃面包子。赴茶场一走,遇俞宗理、萧辅及张人价。二点回。罗登义、孙稚荪来。胡哲敷来谈,谓过去中学种种弊窦,如灯油之浪费、财政之不公开,以及位置私人之事,尤以建人任内为甚。目前附中经费可以应付云云。邦华来谈。许鉴明借资委会运输处员工子弟小学主任狄炳坤来。深阳人,苏省立教育学院毕业。五点彬彬、森森来。六点至"聚乐"晚餐。八点章恢志来,以"柑桶学术"签署。寄振公电 允敏函 萧仁源函 汤元吉函 1月27日 星期六 湄阴。晨°.7°,下午 3°,均户外温度。晚有晴意。   晨六点半起。七点馀硕民来,同进早餐。八点半出至湄江 H吾张其楷。因化学系以爱予喜批评人,去年辞系主任后,系中均推季梁主持,但爱予又嫌其宽,故推其楷,但其楷不愿为愧俑,坚辞不就。余遂回。上午邦华、罗登义来谈。十二点至文晖寓中膳,到军校四分校主任韩汉英(平夷)、鸿遣、叶声钟、萧辅及邦华、晓沧诸人。菜系吴太太制,极丰美。二点回。开行政谈话会,翁寿南、〈张伯川〉杨时久,张伯川 (会计)亦列席,孙斯大记录。季梁、刚复、晓沧、邦华、厚信均到,决定裁校工四分之一。湄潭 97,应裁 24人,结果依名册裁去 22人。农夫 37名,应裁九人。技工裁一人。讨论房租,湄江以魏家院子为例收房租。次讨论粮食、治安及学术演讲等各问题。散已六点。约韩平夷及贵阳电政局局长余志明晚膳,到文晖、鸿适、厚信、季梁、刚复、晓沧、胡哲敷诸人。谈至八点散。韩主任谈在独山时,有军校教官携其妻子三人,避一保长家。因保长欲夺其枪械,遂害死其全家。并述及自独山来遵种种惨事。九点润科自永兴来,谈裁工友及本年预算、学年迁二年级至湄与附中对调问题。十-点半睡。中印公路通车,首批车三辆于廿二晚到昆明。中印公路起于布拉马普得拉河谷之 Ledo,在阿萨姆之东北端,系铁路终点。民卅一年三月日人占仰光。四月开始测量公路,由雷多经胡康及孟拱二河谷,但日人占缅北,难民由此路退人印度。民卅-年十二月,美国着手建筑雷多公路至巴塔基山脉。卅二年二月抵缅境。四月雨,停工。十月由美皮克 Pick少将主持叉开始。十二月底造至胡康河之新平洋,人缅甸。民卅三年雨季前筑至乌拉塞,计成 189哩。十月开始继续造路,经南底(瓦城密支那间),另一支路通加迈。日人巳造-路由加迈通孟拱,由此循铁路可至南底与密支那。民卅三年十二月克复八莫公路,向南坎、畹町推进,全路计 478哩,自雷多至畹町。我国造路工兵 2500名,美国工兵约 12, 000人。自雷多至密支那 150哩,路宽 100。自密支那至龙陵 190哩。 1月28日 星期日 湄阴。晨 2.3°,下午 4.7°。   英国海军在缅海口吉都巴登陆,在仰光西北 200哩。敌陷湖南梆州、广东陆丰。晨六点三刻起。上午湄潭教授会代表步青等来谈,为生活津贴事。贝时璋来。金城来,为农艺二学生汤灿章、路万程大考作弊事。吴文晖来。又沈文辅来谈。徐瑞云来,为改年岁事。中午电政局专员、前贵阳局长余志明邀中膳,到谷润枫、刚复、哲敷及电报局敷局长。二点回。开员工子弟小学校董会 O上午步青、刚复、晓沧来谈,为挽留硕民事。十二点至刚复家中膳,到余志明、卫生院傅光、杜宗光及晓沧、建功与硕民。傅光,苏州人,近在黔桂路服务,于十一月二日始离独山。据云,自宜山至独山火车走一个月始达。抵独山时其五岁女病麻磨,麻彦未痊又得荆而死。离独山后,其幼子年甫及龄,其夫人借同走路,一夜露宿而冻毙。尚有留独山之会计处职员避于山洞中,为日人所知,驱之为挑夫。一许某年较老,不能负荷,倒地上,即为日兵刺死。曹某之妻为日兵所奸,此外,女属有被奸至五六次者,惨无人道至于如此。其行李为散兵所劫云云。膳后与余志明谈至四点。与硕民谈,建功、步青、刚复均留,硕民不允。与晓沧步行至双修寺。六点至聚乐晚膳。膳后回。杨义久、诸葛萍来。孙宗彭来。晚硕民、杨维仪夫妇来。又舒鸿、孙宗彭来。晨六点三刻起。七点半舒鸿来。许鉴明来。九点偕步青至湄江饭店。晤刚复、季梁,遇张复生。九点借步青、刚复至硕民寓,与其夫人杨维仪谈,劝其暂缓回昆明。因年边治安不佳,且车运不易。杨家昆明本地,家本富有,回去可以有仆人服侍,且其夫人可兼事。在湄三小孩无仆人,硕民一半时间须抱小孩,故在物质方面损失甚大,再加步青歧视之见解,故余亦不能坚留。刚复虽诚恳,亦无如之何。出。回文庙即上车,时已十一点。同车有彬彬、森森(天宜)、诸葛苹〔1月30日作"诸葛萍"〕及章宝兴之子。一路尚称平顺,惟沿途下雨,二点廿分到家。下午振公以信件等相与,得晓峰上月十四函,并Nature上对于渠文之短评《中国地理研究工作》,尚称满意。又附杜威85岁照片。得宝堃来函,知渠齿疾已稍痊。谓北碚物价比遵义稍低。北碚、遵义〔两地物价分别为〕菜油(斤 220、 400) , 木炭(每担 2600、 2000),猪肉(100、140),萝葡(11、60),包子(12, 15) ,盐(斤 80、150) ,白糖 (250、500),米(每市石 6000、10,000)。又接第 93军军长陈牧农之夫人马绪虹作之哀启,对于陈牧农在桂林以不守全州而退却被正法事有所声辩。谓陈之不守全州,由于司令长官张发奎在电话中三次之命令。并述民廿六年冬口、大泉之役,廿七年三月侯马之役,卅年五月中条山之役,陈抗敌如何英勇。陈于八月间曾在浙大演讲,知其人尚有条理,但其部下纪律不佳,亦是事实耳。晨七点起。近日冻疮于足上破者已愈,惟两手均尚肿耳。近年自觉体力日衰,冻疮易生难痊,即表示新(生〉〔陈〕代谢作用之不行。晚上睡觉不及往年之熟睡易睡,且不打前,每夜须起小便,又小便觉急。常闻父亲云:"少年撒尿造洞桥,老年撒尿湿裤裆",淘为不误也。 偕彬彬、森森、希文、松松、允敏早餐。稀饭小菜只用黄豆、霉豆腐与大豆,此为最廉办法。目前包子、面包均十五元至廿五〔元〕一个,面五十元一碗,油条、烧饼均十五〔元〕至十元,故在外早点则七人一餐非八百一千元不办。今日校中木匠来寓,隔楼上北面后房之板壁,因梦秋需一贮藏室。余寓硅窝井九号,五年房租,来时五十元,迄今不加,故非让一间不可。余数次请加租,均不收。故结果隔西北角半间作贮藏室。九点至校。洽周、意谋及直侯先后〔来〕。又学生膳食委员来。余阅一周来所到之公文。十二点回。午后二点至校。阅函件廿余通。五点回。中午时华仲麟来寓,介绍六十九岁老翁、张道潜之叔为国文教员。晚何元晋来,谈及贵阳生活程度之高。油条三十元,面包五十元,客饭三百廿(湄潭 150、遵义 200),一个小萝卡亦120元,真可咋舌矣。浙大在綦江知识青年从军学生,据茅以智函,须加彭国忠(系新人伍)。本校发旅费者男生135名,女生一名。内有方元康、刘士勤、曾正权三名领费欲入政工班,区晶苗一名未领旅费,但列入名册。已到秦江而未领旅费者有徐立家(先修班旁听)、沈正衡(化工系休学)及侯毓泉(外文系,查无此人)。又二月一日到徐鸿昌一名。一月廿九日有卅三人赴渝干训团,通讯人员训练班联络人员胡新。綦江联络员茅以智,组织方昌焰。 2月2日 星期五 晨微雨,家中7°,27.35"。下午毛毛雨。晚雨。   中印路两路均通车。一条由雷多经密支那、腾冲、龙陵至保山。一条由雷多、密支那、八莫、南坎、芒友、畹町、保山。前者一段系新筑,故桥梁、涵洞不如后者之佳。首批印度运输于一月廿八到国境。晨七点半起。上午九点至校开行政谈话会。决议再发疏散费原数四分之一,全校计九十余万元,校工裁去四分之一,计八十余人,于二月起已实行。去年追加经费内有二百五十余万,其中百分之十至十五作为护法,5%至 10%作为低薪职员补助。此补助费定阴历年内发,计十八万元。以一百四十职员分配,其数亦仅矣。得荼江知识青年从军学生函。知浙大学生到綦江人伍已九十二人(89),于一月十五到綦江三溪电气炼冶厂原址202师604团战炮连人伍,尚有薄学文一名人政训团工作,故共为93人。每名发棉军服、军毯、白被单各一事,内衣二套,鞋袜各一。闻十万青年从军,青年〔军〕开办〔费〕八十万万,每名八万元。廿四年浙大体育教员赵挟亦在营,为团中指导员(团长曹永湘,连长黄伟劲儿吃食方面尚称满足,每人每日白米25两,肉1.4两,豆1.4两,菜油六钱,盐囚钱,蔬菜一斤,膳食自办。缺点则士兵份子复杂,程度不齐,干部知识幼稚。师长罗泽闿(胡宗南之参谋长),副师长潘国华曾任驻德武官。师中配合有二千多苦力兵,充输送勤务工作。一师分三团及炮兵二营,7.5cm炮四尊,工兵一营二连,兽力一连,汽车通讯一营,再配合摩托车与骑兵。〈这是〉均计划如此。浙大在綦人孔祥矶、徐国安°、高鉴明、傅新民°、杨正衡、邵时敏°、裴尚权、易德伦、杨达伟、施弦、胡光元°、吴仁铨、陈鉴、俞茂松、余宏基、茅及佳、刘耀曾、谭仕刚°、覃东方°、潘维白√、刘长庚、韩有邦、傅维慈、诸燮高、刘培安、周春波、郦伯瑾°√、谭世文°、武镛祥、罗伯鹏°、易钟熙、万瑞芝、刘祖德°、萧家沅、蒋世澄°√、王香耕、徐圣书°、戚叔纬、楼谦、向敦予、顾以佺√、梅天锳°、吴汝铭、袁家斌、李德容°、王作新、谢芳庭°、彭长久、崔承慰、李家镐、汪波若√、熊易生、陈晓达、李浤、何表澄°、蓝邑庠、胡邵馨、潘亮、胡新°、张直钧、向维铰°、傅宜理°、宋仰成°、程士伟、陈强楚、申屠琛°、张开炎、方昌焰、吴和钧、徐铭曾、何大堪°、金德椿°、郭可信√、楼仁海、田万钟°、茅以智、包卓权°、寿纪仁°、王光票、陈柏林°、赵竹年、欧阳忻°√、余宗扬°、戴元法、陈责耕、陈隆宝、何荣穆、张澄亚、田子文等89人,加休学生沈正衡、侯毓泉°、旁昕生徐立家°及不在綦之方元康°,计93人。(凡有°者,己往渝干训团通讯人员班,√表示毕业于浙大。)日本民卅四年度预算(《大公报》一月卅日社论)。本年一般会计二百二十四亿余,合追加为二百六十五亿。又临时军事费八百五十亿。按 1942年军事费 246亿,1943年 270亿, 1944年 630亿,但 1938年只 60亿,占岁出 679毛 -75%,今年占 859毛。临时军费除一般会计拨 116亿外,发行公债 352亿,南方开发金库及借人 301亿使侵略地负担。据藏相石渡报告国家资金如下:国民所得 900亿,公债负担 470亿,租税负担 180亿,产业资金 130亿,消费资金 115亿,即全国人民收入百元,只 12.80是自己费用。今年应发公债 460亿,每人负担 657元。全国公债至去年止巳到 1500亿,超出高桥估计十五倍。寄次仲、钟道锠、刘次策、莫衡函 蔡邦华、舒鸿、华昭复函 莫葵卿函 2月4日 星期日 遵终日阴,五点有微雨,外间冰。房中晨5°,27.50"。 下午六点半房中 6.5°,27.35"。晚雨。   罗斯福、邱吉尔、斯太林三巨头今日起在Crimea克里米亚半岛开会,称雅尔达会议。史迪威公路运输队第一批抵昆明。倭寇迫近赣州南雄。美兵在马尼拉附近相距二哩。晨六点三刻起。今日外间均结冰,豆腐亦冰,是为今冬第三次结冰矣,与民廿九年冬季不见冰者真相去天壤矣。过去冬天蚕豆均于十二月二月开花,惟今年不见,亦以十二月太冷。去年十月,雨连绵一个月,晚稻不能收割,直至十月底、十一月初放晴收获后再种小麦、油菜已嫌太迟。故近来油菜太贵,达四五百元一斤,与去年此时五十元一斤者贵至十倍矣。八点半至〔校〕。徐名冠来。十一点至社会服务处,为卅一年化工系毕业生陈德清、卅二年农化系毕业生徐翠华证婚,二人均金华人,且本为亲戚,曾同在酒精厂服务。原定十点行礼,延至十一点三刻始行礼。证婚除余外,尚有汤厂长元吉。介绍人余建彬、施亚夫。主婚人振公与作屏,原定杜宗光,以车在湄遵抛锚未到。在社会服务处中膳。今日允敏与松松亦同往观礼。作屏夫人亦到。二点膳后散。借振公至大悲阁十四号看仲奇之病,知下血已止而大便不通。至酒精厂。三点回。清隐太太来,送年糕十斤左右。三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六点晚膳。教部英美奖学金揭晓。留英研究生 65,留美 61,留英实习生 69名,共 195名。计工科 129名,浙大考取者机械钮因美(美研)、喇华琨、李彼得(英实),土木(美研)张福范,电机(英实)王振琮、陈鲤、钱昌,化工(美研)杨昌俊、李德埙。理科 18名,物理(英研)胡济民,化学(美研)冯新德。农科25名,农具学(美研35年出国)方正三。文法科八名,英国文学(英研)裘克安。计浙大得毕业生十一人,讲师冯新德一人。 2月5日 星期一 遵晨阴,房中 4.5°,27.20",树上冰未解,地上结冰,校中0°。   苏军距柏林只四十哩,占库斯特林。吕宋四周战事倭阵亡二万五千人。美军占马尼拉。晨七点起。九点至校。胡哲敷来谈,知其在途抛锚至三天之久,可知湄遵之间交通之困难。民卅一级农艺系毕业生粤人谭超夏来,渠向在广西沙塘省农场任事。桂柳危急时,于九月抄随马杰之等退三江,后又随黄瑞伦、柳支英、陆大京由三江至榕江,计行二个月。黄已应广西大学之聘,谓西大尚有学生三百余人,已在榕江上课,借国立贵州师范一部屋上课。谓黄质夫曾至重庆,现已回榕江。粮食尚多,惟土匪猾集。有其东黎平一带匪首杨彪,向仇视黔省府,现己为广西方面所收抚,较安静。惟西面荔波一带,有瑶民欲收枪械,元论敌军与国军,凡过其境者均缴械,前王宜锥所云九十七军所遇之瑶民即在此也。西大农学院事务带仪器一百箱由柳退南丹,敌人来由南丹至榕江,为匪劫至七次之多,最后以被裹身始抵榕云。谭生此次借中农所邱志强等三人随广西军行,得由榕江至三合到独山。此桂军乃赴百色整理者,沿途均无人民,庐舍均被焚。日兵退时曾拟由三合退榕,后以杨森之兵已由荔波退榕故又回南丹云。自榕到三合路险,无人家,须自带粮,需七天。自三合至独山,凡三天。若自三合往都匀,土匪更多云。余嘱其函柳支英、黄瑞伦二人来浙大。寄高文伯、张演参、蔡邦华、吴馥初函 吕蔚光函 附徐近之〔之〕报告 2月6日 星期二 遵晨阴,微雨,户外结冰,校中 1°。中午家中 8°,27.1"。微雪。   江西赣州陷落及占南雄机场。晨七点半起。八点三刻至校。作函。迪生来谈。先是荩谋屡欲辞教务长,一方以经济拮据,物理系又缺主任,何增禄辞后王淦昌维持,不欲久任,故系中推荩谋,而同时教务方面以老人相率去,颇难推动。去年曾有学生倒粪在教务处,事尤难堪,故荩意谋夫人亦来函为之坚辞。昨荩谋又来谈,余以继任难得人,晓沧欲去美国迟迟不决,而家又在湄。此外则易鼎新可就,但未必愿,当与商之。陈卓如年事太轻。乔年、馥初均事忙,且怕做事,皆非上选。今日迪生来推洽周,余谓晓峰如回校在训导,则洽周可任教务,但先当与易修吟商之。中午回。午后二点至校。开工学院"六六"火灾后浙大同学会捐款委员会,委员原有十一人,只到乔年、馥初、劲夫与余四人。劲夫报告到现时止,共收六十四万八千元。其中最多为贵阳浙大同学会,有一〈次〉土木系同学捐十五万元,余人亦捐十余万元。昆明同学会允捐五十万元未到,重庆张启华允捐十万余元亦未到。寄宝堃、陈宗器、九章函(附张绍良函) 吴文晖函(附沈文辅函) 2月7日 星期三 遵飘雪,外间冰。房中 4°,27.40"。校中 1°。终日微雪数片,但地渐干,入晚雪。 苏军抵 SUeti叽距柏林 23哩。考取。徐专科分数并不高,但因党义史地英文平均分数多,故得获隽云。蔚光来函,又要温甫往,但余劝其留校,因晓峰正在与哈佛大学交涉,欲交换一名讲师也。李絜非来,知陶元珍己辞,余以陶到校甚迟而又中途离去,不以为然。其所教文化史将由絜非自任之。又杨怀仁亦将于下学期离去。渠在永兴教一年级地学通论,但四川大学史地系主任束世澄以副教授相聘,渠方以不能得讲师为憾,故急于离去云。据温甫谓步兵学校西南分校向在全州,此次战事同事逃难来此,同事每家老幼均有死亡云。中午回。六点至柿花园一号,为高文伯践行。继其任者为邵陵,乃杨子惠之参谋长。文伯在遵将四年,与浙大同人相处甚相得。其人廉洁,而学问知识亦高出侨辈,一旦离去,浙大将骤失一友人也。警备司令张一能亦军人之佼佼者。继任者为师管区吴剑平,或九十七军陈武,皆不能望其项背。此外则步校刘震清、西南分校吴锡麟,亦皆武人。加以贵州省主席杨子惠亦武人,从此遵义成武人世界矣。中午一点至社会服务处,为民卅三级农经系毕业生(女)丁镭与湄潭人大夏毕业生王子尊结婚,由余主婚。到者约二十人。婚礼后即至子弹库开行政谈话会。通过本届升级人员,计升教授者三人(见十日日记),副教授三人,讲师七人。五点散。晚六点借允敏、松松至尊生家晚膳。子夜闻飞机。大雪。晨七点起。昨子夜后大雪,地上积二寸,为历年浙大所见遵义最厚之雪,且至中午街上未融。八点半至社会服务处剃头。中午至外语班晤萧主任仁源。遇周筠白于途,知周定之赴嘉定,以渠有爱人在嘉定也,其母因思女成病。定之在外文四年级成绩尚佳,此次在学期中离去,且不得父母允许,亦殊放荡。今日教员升等审查,通过升教授者张君川、许侠农、张人价,升副教授者钟兴锐、张有清、白汉熙,升讲师者杨怀仁、方淑妹、唐觉、郑宿、赵善成、顾贻训、沈家梢。上届通过(去年七月)升教授者张恢志,副教授者黎子耀、储椒生、孙祁,升讲师者来虔、白振国。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函数通。章宝兴来,余嘱其于十五六号预备出发赴渝,目前难题在小车费油甚多,湄潭来回需二十五加仑酒精,赴渝需五十加仑之多,而车中带去甚不易也。作函数通。十一点半回寓。午后张荩谋来,为刚复介绍王凤岐(-我)为圕主任事。间宁波年糕近来渐通行,但因梗米质劣,故不及浙江之滑。九点士楷、波若借小孩贤、刚、飞、宜、在(六)、皑(七)来,乃超已于去秋到灌县幼年空军班。同来者,晓峰太太、清隐太太。未几陆续来者王维屏夫妇,王启东、温甫夫妇,振公夫妇等。又庄孟博来拜年。房东傅家蛐姐来。据梦秋云,今年之冷为民廿一年来第一次,大雪则民十一年来第一次,可知本冬之冷在遵义为仅见矣。午后二点至柿花〔园〕一号开浙大教职员同乐会,到一百六十余人。黄尊生主席,谭天锡等招待。余首说乙西年之希望,高直侯讲东坡事,振公拆字(乙西),谢文通太太、萧仲圭、李启明京戏,沈思岩唱歌。散会已四点余。学生救济委员会钮志芳来,知前所请一百卅余万为学生棉衣、棉被之用者已通过。何清隐来。余查历史上乙西年,在九个甲子前 1405郑和初次下西洋。廿个甲子以前 745 A. D.杨玉环册封贵妃。廿二个甲子前 625 A. D.李世民败突厥。卅一个甲子以前 85 A. D. 班超斩疏勒王。今晨早餐后,士楷、小孩来秤磅如下:士楷 120,波若 118,贤 77,刚 63,飞扬,宜 44,压(六)43,皑 30。又元晋太太 128,晓峰太太 106,同时松松 42,余 121 0因在膳后,故余秤较昨日为重。晨七点起。九点至校。作函数通。二致周子竟,因其兄仲奇病,心脏,前周大便不通,本周则腹腿全肿,故作信告之。十点晤周药白。自渠家中妻妾以周恒之欲去渝争闹后,周定之以不安于家与恒之同赴渝。原意以经济困难在渝谋事,其同学邓乐易、钟熙等又怂恿之,故不告其父"筹得一万一千元赴渝,留恒之在渝,又转赴嘉定。余疑定之或有男朋友在嘉定,故不情背父母家庭出走。其母因是病倒巳一月余,因念孤。余告纯白,校中学校除停顿一年外无甚牺牲,可以不必忧虑。至于儿女长成后其行动亦不能完全干涉,即干涉亦无效,徒伤感情而已。回。寄梅函 孙宗彭、王爱予函 周子竟函 胡士煌函 2月15日 星期四 阴。冰。晨家中5°,27.30"。校中 1.5°。   苏军攻Dresden德累斯顿。罗、邱、史会议地点在黑海克里米亚之雅尔达,宣布最后击败德国,占领德国及包括一切,一劳永逸彻底毁坏德参谋本部,并及波兰、南斯拉夫问题。浙大教职员家属人数。晨七点起。八点半至校。稽查本校教职家属人数,计有报告最近到者共317人。其中五口以下者194人,五口者48人,五口以上者75人,除过去有若〔干〕己付特别周转金者外,尚有章宝兴、王心安、周丙潮、金梵音、寿锡璋、高宜样、杨润身、梁广训、沈耀祖、易鼎新、吴长春、刘清宇、孙祁、吴廷桂、刘志超、章恢志、宋雪亭7、查长生7、章新汉7、张伯川17、陆迟、曹嵩卿、许仁章7、竺士樵等。今日接酒精厂汤元吉函,以校中十二月份所购酒精延不付款又价目发生争执,来函不能售给。此乃由于高直侯与之闹意见并误看来文所致。汤来函谓久未提取,资委会二月十日电令存厂及存广未提酒精扫数拨归军用为藉口。余即发一电与咏霓,说明此一千加仑酒精款己交,因无油桶而未提取,嘱电酒精厂准提取。晚五点至社会服务处,钱别高文伯并欢迎李宗仁夫人郭德洁、陆大参谋班主任何诚朴及罗专员。席间推余致辞,高文伯、郭德洁、何诚朴均有答辞。七点晚餐。八点回。晨七点起。八点廿分至校。接联合文化编译社寄来关于近来中共及民主同盟之动向。谓周恩来至渝,陈述中共意欲立联合政府。于一月廿六日在《新华日报》发表民主同盟宣言,中共欲组织解放委员会。延安曾派徐冰。左舜生〈左〉不赞成。国民党主张组〔织〕战时政务委员会,民主同盟亦不赞同。左主张加强青年党之力量,章伯钧主张与中共合作,张君肋主张公平批评政府,张申府主张取消特务。中共则拉拢章伯钧、争取左舜生、打击张君肋云云。中午回。午后二点至校。作浙大本年预算表(见二月十八日·日记)。三点开行政谈话会,到王欲为、张志谋、王劲夫、郭洽周、高直侯及诸葛振公,决定在遵举行科学、文艺、时事三类讲演。本学期收学杂费数,讲义费由 100增至 200元,体育费由 20元增至 50元。五点回。晚作函数通。上午李天助医生来。"一个广西难民退出之情况"。今日洽周带来拟请国文教员赵水登函(作雄) , 系贵阳一月廿四作。赵与妻及二儿、二仆于十一月底搭火车离桂林。一炸于金城江,二炸于六甲,行李四十余件大半损失。由二仆分挑步行,自长山站至南丹。先被敌机扫射,死人无算,继公路桥梁爆炸。公路上大兵甚多,铁路线狭窄,无法推进。敌军即至,杀人颇多,尤以衣军服者为然。赵被捕,令荷四枝枪。渠能日语,得以免于苦。日人给护照一纸,令返宜山搭汽车回北京,有米有旅费可发。此时哭声震野,难民如蜂,死者不知几何。赵人山中,将护照撕破,又沿铁路急行,未三站又遇敌人,乃窜入山中。登山涉水,备尝艰苦,屡遭匪劫。有时难民数千人,有时只二三十人。日间疾走,夜晚潜寐,均难免于匪。未至都匀,赵等仅存短裤或只剩单衣,鞋袜均已被剥,各以碎布扎裹。山风刺骨,或泻或咳,昼披麻袋,夜宿稻草 0元草之地,觅一深啊,大人以背相向而坐,各拥小儿于怀。举火取暖畏匪,不举火畏狼。终日不饮,二日不食,号寒啼饥,非复人世。至都匀秩序已复,政府已遍设救济机关,赵遂投入难胞招待所(大概在十二月十五六),得人介绍乘汽车来筑,路上抛锚在途七日,于十二月廿三到筑云云一经休息,潜疾大发。两臂自肘以下,两腿自膝以下均麻木不仁,腹泻剧咳。自十二月二十四至一月二十日不能起床,后又患疤。其夫人手足麻木,神经错乱,疗养一周而愈,大儿二足冻痛,又发高热,于一月廿日出病院,二儿冻疮,二工人亦冻疮。希望此老校车能到重庆也。晨起收拾行装,以侠魂戒指一枚及罗马美术照片捡出带去。此罗马照片尚系民初年默君在欧寄赠侠魂者,不知梅将作何用,久未得梅信颇焦急。胡颂翰来。又王永新来。王乃四十二兵工厂职员,近住湄潭,据云出抢案,洒非乐土云。得美国飞机1200架炸东京消息,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此亦应有之惩罚也。临别约洽周代理校务,劲夫管经济。自遵义出发,初行尚佳,惟水管漏,卅公里加一次水。三点左右过凉风哟,雪已融,路尚干,但至委山关下路牌208处,路上多雪,车不能上。遇普生,知于七日乘运务处车至今尚在此等候。余等车上至210公里,离桐梓十六公里处仍不能,因至黑神庙睡。晨天初明,即闻有人叫有强盗来,后知系余等所住房中所窃。因昨晚余等汽车自委山关半山退至黑神庙后,余与允敏、松及司机宝兴,均与普生同伙住一民房。余与允敏、松一床,普生,及胡家女仆,广西大学常君及二福建〔人〕,共八人住一家。余等有三提箱取人室,普生亦有三提箱。至半晚,贼自普生床窗口打洞人内,取去普生一提箱,另一提箱打开将物取去。余之中山装衣,睡时放普生箱上,亦被窃。普生尚失去皮鞋一双,余眼镜一副。余等均疑有内线,以余等乘小汽车,必有物资,故起偷盗之心。普生向房主及保长处搜查均未得物。余以雪滑,故乘车七公里回至板桥,购绳子两根,即在板桥与宝兴早餐。十点回至黑神庙又出发,普生等车亦随来,但余车过委山关后,hosch又烧坏,不能行,遂至招待所住 107号,晤钟映奎,请其介绍修车。在招待所中膳。膳后余晤公路局站长童君,嘱设法购邮车票,票价5200元一张。四点借允敏至县政府,暗沈县长不值,遇王秘书与高君。高乃梦秋之戚属也,借磅秤称得行李共48公斤。五点晤钟映奎,闻四十一兵工厂明日有车开往重庆。晚膳前至周西成公园。晚〔膳〕后回。沈君仪(浙大民廿九级)来。校长办公室,图书馆,注册,训导,文书,会计,各1000元。总务,出纳,庶务,史地,教育各 500元。教务,体育,医务,文院,工院,师院,国文,外文各300。共 10,900,本年加50%。病虫,园艺,农艺,理化,蚕桑,药物,农场各注册 1000元。图书馆,训导,事务,会计,出纳,总务各 500元。理农师研四院,数学,农经,推广,医务,校长,女生各 300元。共 14,000元,今年加 50%。晨六点起。腹泻。今日本定乘邮车,后以四十一兵工厂将有二车于今日开渝,故托钟广长接洽,得电话谓可以乘坐,且谓梁组长于昨晚来接洽,待至晚九点未来。今晨命宝兴赴四十一厂,至晨十点无消息,适因称第十军参谋处第二课陈裕命来,谓可介绍车辆,明日有机械化学校小车可乘。陈本人曾与方觉先在衡阳,陈被俘三次,云城 959毛系伪军作战,待被俘之我军极宽云。待四十一兵〔工〕厂车久不至。中膳后钟映奎来,并嘱其子德煌招呼四十一广车,直至下午一点半始有一车开出,其上装二十个空油桶,且坐人甚多,司机台原坐江姓职员及押运员项君,经钟君之商洽,允敏与松得坐车前,余与众人坐车后。厂车行时风甚大,幸今日温度尚高,且未雨耳。过花椒坪,车尚好,但下山至吊丝岩时即觉力不足,不能上山。修理逾时后,车继至,但元效,勉强于七点钟开至新站歇。晚住在太臼酒家之老〈闸)(板〕家。桐梓与新站一带客饭均 200元,肉 150元一斤,米 3200[元〕一老斗,鸡蛋二十元一个,较诸遵义新年后稍廉。掉族研究。渝《中央日报》二月二十日,黄绰卿著。搏,英语作 Shan,即古之费人,又称白夷,以别于黑夷。普通作摆夷,自称为泰〔傣J,滇语为大耳朵摆夷。与缅甸的掉人,安南的老挝,逞罗的 Thai同为弹族。逞罗改称泰国,曾唱大泰主义,企图将滇缅掉族区域划人泰国。她向安南索老挝,也是这野心的表现。掉即费人或自夷,在我国见云南西南部及西康西边,此外缅甸东北,逞罗全境与安南老挝。楞楞〔罗罗〕在云南、西康之东南部,四川、贵州西南部。此外尚有力些则在云南西北及怒江、澜沧二江上游山谷中。楞楞广布于云南镇雄,贵州威远。缅甸力些亦有,于滇缅边界。按中国西南部本为苗人之地,被汉人所逐,苗人退人贵州为中心,在两广称猩〔瑶J,黎族则散居云南及川黔西南,即今之掉、 2罗 Z罗及力些或摩些是也。2月20日 星期二 新站至綦江晨新站阴。日中阴。晚綦江 14°,气压 31.20°。   晨五点半起。六点半即上车,未早餐即出发,但行半里后即发生阻碍,又停 131 h,至八点始行,嗣后始稍顺利。天气已比昨过花椒坪时为热。在委山关雪甚厚,过花椒坪马路旁有雪,但路中己融。今日在新站以下则见豆花与油菜花已开,惟不过甚短矮,油菜、蚕豆均高不幸尺耳。酒店哑顶上无雪。一点至赶〔水〕,又一刻过东溪。在松坎早餐,已十点。至东溪又停,达秦江已四点。晤县署科长吴学智,即吴学义〔之〕,嘱代觅寓所。得华安小客找一房,价 240元一晚,与昨新站 350元相仿。五点借允敏、松松至天津馆晚膳。膳后借允敏在秦江街上一走。秦江素以产广桶著,战前一元数百只,去年巳数元一只,今年竟至四五十元一只,福情亦十二三元一只,秦江福桶远不如江津,基江之柑外强中空,食之元味。七点回华安旅馆,待知识青年从军学生吴仁锥来谈话,久不至。九点睡。晚闻隔壁小孩、老鼠闹不休。允敏又时时欲点火看钟点,故睡不佳。 2月21日 星期三 綦江至重庆上午出太阳,下午阴。重庆 13°,3 1.20"。   晚凌纯声、周毅成来。晨四点半即起。盟漱后收拾行〔装J,即以冷烧饼当早点。六点将行李搬上四十一厂之车。六点半即启行,因有许多兵士已纷纷占住车上位置,故顿形拥挤。虽由押运员项君比之使下,但不能全部挥去,结果自荼江至重庆八十三公里,余所坐局促不堪。过一品场时及人重庆市,不许妇女坐车头,故余与允敏调位置。在至渝途中停留数次。一次在一品场。一次在都司购广柑,有人以一千五百元买五十只。一次在百节,欲吃早餐,时己九点半,但饭店不开,大概以阴历年故?一次在土桥吃早餐。以是过九龙坡渡巳十二点。至北岸后车经两路口,余与允敏、松即下车,时方一点,至特园康庄一号。余即至两路口中央团部报到,途遇黄宇人,知知识青年从军委员指导委员会第三次全会昨今两日开会,今日下午元会。晚蒋主席约晚膳。二点,余又回至康庄,与次仲、王君韧等谈。君韧以为中国目前通货膨胀不能称为恶性,谓非纸币一钱不值始为恶性,余觉此定义欠科学。又谓独山敌兵之退,由于洞中爆炸偶然烧死倭兵,此说余亦不信。五点至聚兴村廿二号晤润章,遇梁思成及济之。渠等组织伙食团,每天 150元,米在外。余与允敏决加人。晨六点半起。学生自治会代表李若熙、李能标二人来,为增加生活津贴贷金事。八点早餐在四五六店,遇卅级毕业同学农经张逊言、数学徐润炎。徐在杜市电〈询)[讯〕训练班,张在中华书局。九点至国府路 309号晤骝先,谈移时。青年从军学生人通讯班者邵时敏、徐国恩、胡新三人来。知有浙大同学卅一人在石桥铺军委会干训团电信十一队,共卅一人,尚有罩东方一名己入政工班,金德椿→名不知下落。渠等以第二期旅费未到缺款用。余为在研究院借三万一千元。上午费香曾、郑涵清、冯泽芳来。又叔谅来谈。中午张子春请中膳,到欧愧安、梁阻弟〔前作"梁阻第"〕、李润章、凌纯声、余又荪、刘次萧诸人,知本年中央研究院预算为一万二千万,另加事业〔费〕一千万元,如何分配由三月十五日院务会议决定之。中基会之特别补助金院中共有五十三人可以得到,分十二万元与九万六千元两种,名单已决定云。席间张子春发疤,未终餐主人先离席。午后梅月涵来。渠于十九到渝,故赶到第一天之知识青年指委会大会。据云征集人伍共十五万人,而专校以上学校学生有四五千人,但大学生不过二千人而已。余询以优待办法,据谓发至(贷金)二月份,但一月底联大始有学生人伍,应征人伍者 180人。星期六顾一樵邀赴中大,余谓该时可以讨论大学中若干问题。借月涵 H吾蒋廷黻太太于十九号(聚兴村)。四点坐公共汽车赴都邮街保安街精益眼镜公司配眼镜,因原有一副在黑神庙被窃也。验得右边 8 0、左边驴,较抗战前各高 1 0。价玻璃 1400元(散光加倍, crook加 50%),珉谓框架二千元,真可惊人。五点至冠生园晚膳。六点回。浙大知识青年从军学生之入高级译员训练班者谭盈科、钱风、薄学文、虞才印四人来,谓地点在嘉陵宾馆附近,共有学员二百余,浙大五人. 尚有戴继长云。八点至康庄一号晤允敏、次仲,遇董君夫妇。九点回。晨六点起。程毓淮来谈,知渠将赴美国纽约大学讲学,但硕贞欲去,交涉未办妥。又知教育部所派出国人员,联大决定派张景械、杨石先、任之恭诸人。郝守谦来,渠出洋期亦未定。自治会代表李若熙、李能标二人来,为增加生活津贴事。十点至教育部晤秘书陈景阳,知学术审议会将在三月二十边举行。增加贵州各校生活津贴,于三星期前教部己提出,而特提紧急拨贵州各校救急费于一星期前始提出。晤赵太伴,不值。出至学田湾 127号晤宽甫,渠宅系矿冶学会之屋,据云咏霓每日下午在生产局办公云。十一点回寓。曾同夫妇来。余与允敏、松自今午起在院中包伙食。大人每日伙食费 150元,小孩 50元,米二斗五升在外,小孩出三分之一,故每成人伙食费约六千元(连米)之谱。膳后一点半借曾同夫妇、次仲赴上清寺晤稚晖先生,渠精神望银而健谈如昔。谓美国大使调停国民党与中共间之政见分歧,主张共产党取消党军而加人军事委员会等四条件。又谈及新疆,谓盛世才在新时曾用肉刑打答。有一次中央各员请盛膳,膳后盛腹痛,疑中毒,遂将林继庸等尽行下狱受刑。林已回成都,但已折一臂云,可知新疆政治之黑暗矣。晨七点起。八点半熊全治来谈,知渠尚未得教部之许可出国,以政府曾有命令,非经外国邀请演讲者不得出国。但程毓淮与熊情形相同,手续已办妥矣。吕蔚光来谈。十点晤叔谅。十二点至巴县中学组织部,应余井塘、陈立夫之邀中膳,到经利彬、梅月涵诸人。又借梅月涵至求精中学隔壁(中四路 95号)桂园张治中(文伯)寓西餐,到朱经农、李云亭、张洪沉。席中张文伯大谈与中共周恩来〔谈判〕之经过,谓中共无诚意合作,一年以前所希望能成立九师至十二师,目前不谈此类问题,而欲组织联合政府云云。三点至教育部,开骝先召集之外地来渝各大学校长谈话会,到张孝毒、余上沉、欧元怀、李蒸、梅月涵(贻琦)、齐心清、刘季洪、邹树文等,王抚五(星拱)亦到会。由马小波及赵太伴记录。首由导留先报告,谓将于两个月后召集高等教育会议。并谓英国有二十万镑,美国有四十三万美金,又

栏目列表

广告位